761 章三的故事_我生在宇宙大爆炸之前
奇书小说网 > 我生在宇宙大爆炸之前 > 761 章三的故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761 章三的故事

  听完关于覃四的往事,徐潜心中一阵唏嘘。此前这个覃四极尽所能在电视直播中唱衰自己,他将其视为破晓这四人中最不想进行交流的第一人,如今看来,此人经历过这么惨痛的过往,似乎又挺能理解了。

  诸一拿出一套座椅,上边已放好现成的酒具。

  “徐潜兄弟,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听故事,可好?”

  徐潜看了看那一壶酒,对之前的那杯茶还心有余悸。

  诸一显然看穿了他的心思,面带温和笑意道:“放心好了,这次的酒是跟兄弟喝的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  元二在一旁帮腔:“这可是诸一珍藏的好酒啊,还是上次到不醉仙翁那里给顺回来的佳酿,十六域里不少大人物也馋这个酒呢!可谓有价无市啊!”

  没等徐潜开口,躲到了远处的章三和覃四两人或许是闻到酒香,“嗖”的一下同时出现在座位之上。

  如果不是对破晓的恶感很深,徐潜此刻甚至有种与几位故旧把酒言欢的感觉。他轻叹了一声,也坐了下来。

  听故事,他还是愿意的。

  诸一四人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,而后,四人齐刷刷看向徐潜。徐潜想了想,自己拿出了个杯子,顿时将四人吓了一跳。

  徐潜没在他仅有的储物空间中找到小酒杯,只有这种喝啤酒用的大杯子,但他又不太敢用对方给的杯子,也就只能将就了。

  一桌人喝酒,其中一人一上来就拿了一个比其他人大上几十倍的杯子,这一桌人得是什么感觉?

  “徐潜兄弟,你这是……要喝穷我么?”

  徐潜这时才发现拿出这杯子容易构成误会,只能解释道: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这个杯子用久了有感情,喝什么都用它。”

  这么拙劣的说辞本就不容易让人相信,但徐潜的下一个举动,就完全解释了他拿这个杯子出来的用意。

  他将自己面前的这杯酒给了一旁的元二,然后拿起酒杯给自己倒起了酒,倒得很少,大大的杯子也就倒了一小酒杯的量。

  诸一哈哈大笑起来,“原来还是担心我在酒中做手脚啊!也罢……也罢!”

  元二也是面带笑意,同时说道:“接下来,就让我继续讲吧,听了我们的故事,知道我们的过去,或许你会对我们改观。”

  章三,在仙神时代是一名基层公职人员,这样的工作算是在当时的普通人里很不错的了。没想到的是,在跳出原生星球进入另一个宇宙位面之后,他依然混上了公职。

  这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,有个特产名为火弋花,火弋花算不上好看,却是几种珍贵丹药的重要原料。那一年,章三所在星球与另一个星球签下协议,大批量购买那几种丹药,于是乎,火弋花的需求量一下子增大了许多。

  如果只是内部需求,能产出多少都不是问题,经济规律运行下也就是价格高低变化而已,可涉及外部大规模订单,对于那颗星球的官方而言,就成为了必须完成的任务。

  章三所在的城市,被分派了一定量的产出任务,需要在规定时间内,火弋花的产出量完成原先的三倍。尽管上边的要求有些苛刻,但当地的人努努力咬咬牙也还是能做到,加上收购价给的不错,辛苦是辛苦了些,也极少有人抱怨。

  仙植种植,也是需要施肥浇灌的,当地最大的植肥商家利欲熏心,将一大批劣质植肥以次充好进行销售,很快便出了问题,大部分使用这些植肥的火弋花苗全都死了。

  原本算不上太大的事,这种事要是放在华夏,也就是个菜农与化肥企业间的官司。可在章三那里,因为涉及了大宗交易,官方在一开始许下高价收购的承诺时,也以十倍罚金作为不能如期交付的惩罚。火弋花苗没了,如期按量交付已不可能,这些火弋花种植户自然是要讨说法的,总不能责任都是他们的吧!

  植肥商家的背后掌控者其实也是这一座城的最高长官,这种情况并不少见。事情出了之后,这位长官面临两个抉择——是让百姓背锅还是商家背锅。若是让商家承担责任,上边查下来他自己很难撇清关系,于是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完全站在了种植户的对立面。于是乎种植户与商家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,以至于发生了暴力冲突。然而,本应是公正第三方的城市管理部门,这个时候完全的偏袒商家,导致矛盾升级。

  章三无意得知了真相,心中同情那些被蒙骗欺压的种植户。这个事原本与他没太大关系,他只是官方派出的一个普通公职人员而已。但他深知这些种植户在这座城内根本不可能寻求得到公平,于心不忍私下与这些种植户多说了几句,让他们到更高一级的官方部门寻求解决途径。祸事,就这么烧到了章三这里。

  种植户信了,去了,可人还没走出多远,就被本城的军队给押了回来,期间也发生了暴力事件,几名种植户代表死亡。

  种植火弋花是这座城的经济支柱,种植户人口占这座城的两成,加上相关利益者和亲友,种植户势力不小,事情到了这一步,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。最高长官也是心慌,他必须找出一个人来承受百姓的怒火,于是他找到了多嘴多舌的章三。章三一夜之间便被定义为故意散播谣言,唆使煽动百姓与官方对立的罪魁祸首。

  在通报里,章三此人罪恶昭彰,为了高额利润将劣质植肥卖给种植户的是他,为了转移责任激起官民矛盾的是他,为了镇压种植户使用大量暴力手段的也是他。暴怒和无助的种植户这个时候的确需要宣泄点,章三也是他们看得见摸得着的人,所以他成为了种植户发泄情绪的出口,也是官方甩锅的对象。

  章三很快被开除了公职,而他的家被愤怒的民众砸毁,就连他走在街上,只要有人认出他,就一定会被一大群人围堵谩骂,大家得知他被开除,所有人觉得大快人心,说他是罪有应得。因为他没了公职,胆子大的开始动手打他,章三一开始没有还手,他心中的痛苦令其万念俱灰,仿佛对一切失去了知觉。

  聚众求取公正公开的人越来越多,城市管理者竟然派出大量军警进行镇压,最后不出意外的爆发了流血冲突,那名长官打算杀一儆百,进行一场血腥镇压,这在星盟的紧急事件应对法案中是被允许的。

  混乱中,章三抱起了不远处一名走丢了的孩童,那名本不应出现在这里的孩童与他的父母被人群冲散了,哭闹声激起了孩童的恻隐之心。他将孩童抱起,却在接下来的军队无差别灵力子弹镇压中被击中,倒地的他用身躯将孩童保护避免被踩踏。后来人群溃逃,军队撤走,孩童的父母找到了自己的孩子,却因为孩子在得到章三保护之前被人踩伤了手指而对章三拳打脚踢,认为是章三导致他们的孩子受到了伤害。

  在那之后,章三离开了那座城,甚至离开了那一颗星球,若干年后,他遇到了诸一。

  徐潜听完元二的叙述,同情的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章三。章三却是拿起酒杯清风云淡道:“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,还亏得元二拿出来说,我自己都差不多忘干净了。说这些没用的还不如一杯酒来得有意思,徐潜,我们喝一杯。”

  徐潜没有犹豫也拿起了酒杯,与章三碰了碰杯子一口闷了。

  不知不觉中,这些故事的确拉近了他与这四人之间的关系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9qishu.cc。奇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9qish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